一英寸

不要怜悯。

因为在爱你。

🎂HAPPY BIRTHDAY TO ONG ˇˇ

抽空去solo打卡了咖啡厅应援。

(谁能想到有的人今天就要回学校报道呢

(应援很用心也很好看,氛围也很好,但是因为认生所以除了拿应援物的时候基本没和其他welo说过几句话TT……基本就只待了喝完一杯咖啡的时间,被邀请一起坐的时候也下意识光速拒绝了(惹。内心自动下跪请罪一万次

p5是去年的小唔。最后3p是近照。

希望我最最最最珍贵的宝贝能够永远快乐。

一点点碎片。

有照片,慎点。

五月中旬的时候去染了紫色的头发,现在已经极速地褪成一种类似浅亚麻的颜色了。唯一比较可惜是就是没有在完全褪掉之前多照点留念。
之前还是黑发的时候照的一套复古风终于生产出来了,因为觉得很喜欢,所以也在最后分享一张。

在赏味期限内真诚且热烈的爱过,
但也就到此为止了。

大正的结局是青梅竹马终成眷属,在那个变迁的时代得到了永恒的爱,而本就已经才尽的我恐怕写不完这个想要带来温柔感的故事了。以后也许也会用这个号搞其他cp,也许就只是发发日常唠唠嗑,也许再见的时候是很久以后,但也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陪伴与支持,也会一直喜欢小祐并且为他应援。作为“一英寸”而言,我在从开始到现在的这么多日子里,因为大家的存在,过得都很快乐。

——我们终将走向明天。

p.s.聊天的话我随时都在,并且相当欢迎喔。

一个纯粹的现生近况更新ˇˇ

*照片有,反感慎点。

(没有跑路,but just龟速。

【丹邕】petrichor。(上)

*失踪人口上一下线。

*日本大正paro(如果忽略细节。

  各种极度ooc。

*题材试水,如果喜欢的人多的话也许会继续






「漆黑瞳孔布下漆黑的网,

不要俯身吻我,

不然我没法逃脱。」






 

——







“已经是神无月*了,你怎么还穿这么少。”

“因为想着要来接你所以走得稍微急了一点…义建君生气了吗?”


邕圣祐轻轻垂下脑袋,不做声地盯着人的衣角不敢抬眼正视对方的脸色。姜义建叹口气从背包里取出一件紫色外褂给人披上,后者方有几分惊慌而迷茫地攥紧了宽大的振袖和他对上视线。


“上次阿祐来的时候就没穿,所以想着说不定这次也会忘记,索性就帮阿祐带了。”


姜义建笑嘻嘻地伸手去揉揉人脑袋,颇有几分邀功请赏的得意气息,邕圣祐哼哼两声便将目光投向远处被霞光染成珊瑚朱的天空,三三两两的飞鸟正在归巢的途上。


邕圣祐是家里最小的儿子,前面还排了好几个哥哥。从生下来的时候他便一直身子骨弱,药的味道几乎就未曾从邕圣祐的屋里散去过。

父亲在经商途中曾遇到许多不顺,有一日遇到一个云游四方的僧人,听得人说家里其实是缺了个女儿,邕圣祐从此便被当做女儿养,后面家中经商的路途竟然也就真的顺风顺水起来,邕圣祐也自然也就成了家里备受宠爱的福星。

姜义建家和他家是世交,也是邻居,两人青梅竹马。起初的时候姜义建总是嚷嚷着自己长大以后要娶邕圣祐,结果梦就破碎在他偶有一次不小心撞见对方正要沐浴,自己看清了一切的时候。

小孩深受打击,又不敢把这件“诡异”的事情告诉父母,只得全憋在心里成了个结,在床上辗转良久也没法入睡,第二天再被父母拎着去邕家拜访的时候便成功地获得了一对黑眼圈。他本想着以后再也不要和人一起玩,结果第二日就被邕圣祐挂着泪珠、委屈地拽着自己衣袖质问为什么不理他时的可怜模样破了决心,成了除邕家人以外唯一一个知道邕圣祐其实是男身的人。


“阿祐,猜猜看今天我给你带了什么东西。”


姜义建拍拍人的肩膀,邕圣祐一回头就看见他没能完全在身后遮好的纸风车,倒也配合地做出冥思苦想的模样,又乱答了好几样东西。前者果然笑得更欢,然后将纸风车塞进自己手里。


“喏,我自己做的。”

“义建君也喜欢起这些女孩家的东西了?”

“…才不是!因为总看见旁边新式女校的学生喜欢玩这种东西,才在想着阿祐也该有一…唉唷!”


姜义建捂着自己被敲了的脑门委委屈屈,邕圣祐皱着脸哼一声,背过身去不再看他,手上对纸风车的动作倒还是温柔,仔仔细细地攥着。


“哼,你又不是不知道……”


懵掉的人这时才反应过来对方又在因为关于性别的问题闹别扭了,便轻拽两下人的袖口,好言好语地哄。邕圣祐也不是存心一定要闹,没一会就不再置气,重新和姜义建一起聊着天朝家走。


邕圣祐从小是当女孩养着的,因为长相清秀和少言,从未被外人识破过。平日里他的着装便全是女式,头发也未曾像男子那样束冠,只是用发带轻轻地挽着,偶尔有什么重要的日子里才会盘起来装饰——华丽的头饰太重,他不喜欢。

因为这个缘故他没能上学,旧时的女儿家是不能上学的。后来开放了,逐渐有了不少女校,他也没能去学,因为身子骨不好,而且终归自己还是个男身。邕圣祐只得每天闲在家里读读书,请先生来教一些茶道和花艺,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就换件小纹和服去接姜义建放学。


姜义建总是有好多事情能和他说,那些学校里的人和事总是有趣而丰富的,邕圣祐也乐意当一个倾听者,木屐一日一日在归家路上将青苔踩出齿印,总有那人爽朗的笑声相随。


纸风车的边角有些皱,粘合处也难免粗糙,不过风一吹就能欢快地转起来。姜义建替邕圣祐将外褂再拢紧一点,因为人的一声轻咳而紧张不已。


珊瑚朱的天空逐渐转为藤紫,暮日洒下最后一抹温柔的杏红。远近的宅邸点亮灯烛,将两人的影子在石板路上拉长了又缠绕起来。


姜义建望进邕圣祐亮晶晶的眸子,耳尖飞红。







——







睦月*很快就到来了。

和睦月一同到来的是邕圣祐的感冒。


家里人已经为辞旧迎新做了不少准备,不过看样子邕圣祐没有办法参与到这次大扫除中了。姜义建提着自家打的年糕来串门,最后在大家都忙的不可开交的时候偷偷绕到了邕圣祐房前。


“阿祐——在吗?”


姜义建小心翼翼俯在门上侧着脸用耳朵去听里面的动静,反倒是先被自己擂鼓般的心跳声给吓了一跳。他觉得自己像是在做贼,明明只需要和长辈说一声就能直接获得见邕圣祐一面的机会,偏偏要像现在这样蹑手蹑脚的来去。

他有些懊恼地伸手擦了擦鼻尖上的薄汗,猝不及防因为突然打开的房门向前一个趔趄,咚一声撞上一副柔软身躯,只是下意识在因为惯性倒地之前将手垫在了对方的脑后。


“……嘶…。义建君……?”


邕圣祐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倒是姜义建一直这么压着他…。直到他轻轻推了推这人,对方才慌慌张张爬起来再将邕圣祐给拉起,担心极了一直围着他“阿祐”长“阿祐”短地叫。

人也许是被吓了一跳的缘故,眸角还有些无端的湿润,唇色因着咳嗽才浅浅泛上片刻的红。姜义建仔仔细细将他瞧了又瞧,得到一记带了些许嗔怪意味的眼刀。


“义建君今天怎么突然来了?”

“我受了家里嘱咐来送一些新打的年糕,就顺便来瞧一瞧你,因着这病的缘故,好些日子你都没出门了…怎么样?阿祐是不是甚想我?”

“我倒是难得这样清净。”


邕圣祐耳根染了些许粉色,但却依旧故作清冷,果然刚才还在毛毛躁躁的人瞬间就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耷拉下去,站在原地有些懊恼地挠了挠脑袋,将原先想好要说的话都忘了个一干二净。


“那义建君没有其他事情的话就早一点回去吧?若我将这病气渡给了你,也是极不好的。”

“……真的一点都不想吗…!!”

“不…………。其实有义建君陪着也…还行。”


眼见着人马上就该吧嗒吧嗒掉眼泪了,邕圣祐才赶紧改了口,即使明知着姜义建最擅长假哭——这个是姜义建自己亲口说的,只要做错事的时候在家母面前滴滴眼泪,总是能少受些斥责。

果真闻言姜义建便瞬间将那颗悬在眼角要掉不掉的泪水给收了回去,绽开一个带着几分得意的灿烂笑容,将眼睛弯成了两条缝。


“我就说阿祐是天底下最心软的人。”

“我是指,和桃太郎陪着的时候是差不多的。”


桃太郎是邕圣祐家里养的一只狗,不是一般比较常见的柴犬或者秋田,而是萨摩耶,邕圣祐的父亲在经商途中带回来的,想着就算不是看家护院,给邕圣祐做个玩伴也好。雪球一般圆滚滚的可爱模样惹得见过它的人都赞口不绝。

不过这两天邕圣祐正病着,就没允许桃太郎像往日一般几乎是寸步不离般地在邕圣祐身边黏着,每日焉焉地趴在自己窝里时不时呜咽两声,眼巴巴将邕圣祐房间盯着的模样委屈极了。


这下能和桃太郎有的一拼的姜义建也委屈上了,自己原来和桃太郎是一个级别?

那家伙最喜欢乱掉毛了,经常逮着邕圣祐的袖角就咬咬嚼嚼,哪有自己来的好…。尤其是有时候自己和它对视的时候,那股因为被邕圣祐宠着而得意的神色都快将尾巴摇出虚影了……!!


“汪。”


姜义建皱了皱鼻子蹲下,抬头就这么定定地将邕圣祐给盯着,凑过头去用犬齿轻轻叼住人素色的衣角,缓缓地偏了偏脑袋朝人顶蹭。明白过来对方是在模仿着什么的时候邕圣祐瞬间就涨红了脸,但又下意识地伸手去揉了揉人蓬松的发顶。


好软。



“阿祐。我可比桃太郎好得多。”








——

*神无月即十月。

*睦月即一月。





小寸碎碎念。

首先我晓得这个超级无敌ooc!!!光是两个韩国人设定到大正去就已经fkhshziaalahgaha(自行体会)了,,但是想写这个很久了,虽然进度却一直没有动太多(哈!好久没动过手了感觉哪哪都奇奇怪怪的(1551。像是在不停交代背景?(跪下了

大概是按月份而缓慢进行的时间线(并且还都是小故事串在一起……。如果喜欢的人多的话应该会努力快快更新吧!虽然俺就是个脑子里想法很多手头又一个字都榨不出来的小废物。(老泪纵横。

好话唠一女的!!



那么有机会就下次见啦(皱巴巴wink.jpg

【丹邕】Love Paint。

【214情人节 chocolate lovers 联文】

——

在这个良辰吉日

100%纯黑巧克力祝大家

情人节快乐🌹。

———

【LOVE PAINT。】

“陪我每天从清晨到黄昏。”

https://shimo.im/docs/0sF0g57neK0KbH8F/

p.s.

熬夜和ddl奔跑的秃头小寸提醒大家,请坐稳扶牢系好安全带,谢谢。(明示

奔向更美好的明天。


转行画画咧🎨(?????

谢谢滑板车小熊软糖狗狗猫猫友情出镜(。

【丹邕】鲁珀特之泪

早安,午安,晚安。

我是不给糖就捣蛋的圣诞袜。


第一次尝试写现背,也第一次真真正正忍心写了be。没想到自己居然是第一站(?!。让大家难过了抱歉呀。

写这篇文是因为正好在前几天看见了关于鲁珀特之泪的科普,头部那样坚硬的泪滴却拥有不堪一击的尾巴。看到的那个时刻心里感觉就有个声音在告诉自己:没错,就是这个了。

所以我选中了这个悲伤的主题。

现实中也有无数的人在承受重压,用最坚强的一面去抵挡世俗的压力,去抗争,去奋斗。但是他们也会有脆弱的一面,只会展露给最亲密的人。而有的时候将他们推入万丈深渊的并不是那八吨重压上多了一根稻草,恰恰是瘦弱的尾巴被人给捏住了。

所以为之沉迷也为之倾覆。说实话它爆裂的那一瞬真的很美,像是用尽全身的气力,最后去抗争一次,在命运的施压下留下最后的,也是最华丽的一抹痕迹。如果有机会的话大家可以去找一找动图看看?

关于地点,仁川,哥哥的故乡。不知道有没有很早关注我的朋友注意到我以前的签名一直是“仁川人海”。虽然现在变了,但也算是个提前的小小剧透吧。


一直以来都很感谢有你们的陪伴。也很感谢因为写下这些东西而认识了那么多重要的朋友。


虽然阿喀琉斯的脚踝被阿波罗射中,虽然鲁珀特之泪的尾巴被捏碎,虽然面临分别,

但姜丹尼尔和邕圣祐永远不会无可挽回。


文字是死的,人是活的。

他们的故事还在继续,2019才刚刚开始。



以后也一起走下去吧。






from.oneinch

2019.01.01

瓜田囍事:

起点站 (一):仁川


“我走得轻,没踏亮沿途的灯,没叩开你的门。”


by 不给糖就捣蛋的圣诞袜


【瓜田囍事】12.25-12.31 RE:W1ND & RE:5ET 联文预告

期满的时候,就去旅行吧❄️


瓜田囍事:

瓜田囍事 12.25-12.31 Rewind&Reset 联文预告视频




欢迎乘坐RE:W1ND&RE:5ET 1515号回忆列车,列车即将进站,请乘客们拿好票证,有序入座。


我们的列车将在12月25日早上8:25分准时出发,本次列车全体服务人员期待与您共度一段难忘的旅程。


不见不散。






视频剪辑:  @谢西九